国际金价大涨,春节买金潮再现,兔年生肖金条卖\"爆了\"

上周,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市场交投最活跃的2月黄金期价突破1920美元/盎司,创近8个月来新高。国际金价当周累计上涨2.8%,为连续4周上涨。受此影响,品牌足金饰品价格开始突破500元/克,并持续走高。值得注意是,多国央行2022年下半年以来增持黄金,中国央行2022年11月起连续2个月增持黄金。

国际金价大涨,春节买金潮再现,兔年生肖金条卖\

每年的春节前,都是国内黄金消费的传统旺季,叠加国际金价持续上涨、黄金“买涨不买跌”心态等因素影响,杭州商场、各大银行的贺岁生肖金迎来消费热潮,深圳黄金卖场也迎来客流激增。

据媒体18日报道,1月16日,有记者来到西安赛格国际购物中心,这里云集了中国黄金、周大福、周大生、潮宏基、老凤祥、六福珠宝等品类齐全的黄金珠宝品牌柜台。尽管是工作日,商场内依然人潮涌动,品牌黄金柜台吸引了众多消费者驻足选购。

春节前掀起“淘金热”

随着春节年关将至,作为送礼、收藏的佳品,黄金饰品消费量显著上行。

“过年是黄金饰品销售的高峰。”1月17日,一周生生门店店员媒体表示,从上周开始,门店客流明显增多,“临近年关,很多人来买些首饰奖励自己或者选择带礼物回家。”

据媒体1月16日报道,最近买黄金的人很多,上周杭州有商场几个大品牌的小克重金钞全部售罄,只剩下5克及以上的规格。另据央视财经16日报道,下午3点左右,记者在深圳水贝一家黄金卖场看到,销售展台周围,人头攒动,挤满了前来选购黄金饰品的消费者。

国际金价大涨,春节买金潮再现,兔年生肖金条卖\

从去年10月起,受国际金价上涨影响,品牌足金饰品价格开始突破500元/克,并持续走高。1月17日,周大福、周生生、六福珠宝的最新金价为2023年开年以来最高水平,均突破540元/克。与去年7月相比,足金饰品的克重价格涨幅约10%。

但消费者们的买金热情却丝毫未减。近期,黄金珠宝品牌均推出兔年生肖首饰、生肖金条等应季产品和折扣活动。有业内人士,今年春节金价虽处高位,但生意却比往年更好,各类产品销售均有上涨。其中有门店为了迎接春节期间的销售旺季,还在商场中庭增设了一个专柜。

开源证券认为,黄金珠宝迎来回暖,一方面是受疫情抑制的婚恋需求逐步释放,带动“三金一钻”等产品销售增长;另一方面是2023年返乡客流大,带动了长辈亲友的送礼需求。

黄金需求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近期,国际金价涨势凶猛,“伦敦金”和“纽约金”双双站上1900美元,创下近半年以来新高。在业内人士看来,美元指数走弱以及对美联储加息预期的降温是金价上涨的主要原因。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吴信如对媒体表示,这一轮上涨主要因为美元加息预期进入末期,美元汇率从高位回落所致。当然,也有央行增持黄金储备等需求影响。自去年11月初以来,纽约黄金期货价格从每盎司1630美元涨至目前1930美元附近,累计涨幅18%左右。在此期间,美元对欧元下跌11%,对日元下跌15%。

吴信如分析,货币本身的价值变动也影响了黄金在国内的价格。去年11月以来,由于人民币对美元仅升值7.5%,幅度远小于黄金的美元价格涨幅,换算下来,黄金的人民币价格约有10%的上涨。所以黄金涨价就可以理解了。

世界黄金协会去年11月1日发布的《全球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2022年三季度全球黄金需求同比大增28%至1181吨。2022年三季度金饰消费持续反弹,现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达523吨,较2021年三季度增长10%。随着中国消费者对于金饰青睐度不断提升以及三季度国内金价的相对稳定,部分压抑的消费需求得到释放,中国的金饰需求也出现了5%的同比小幅增长。

展望2023年黄金价格走势,多数机构和业内人士还是持乐观态度。由于世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加息下的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动荡,都增加了黄金避险需求。

机构看好黄金消费持续增长前景。开源证券研报认为,对于黄金珠宝品牌商而言,2023年有望迎来门店客流和拓店恢复两方面增长,黄金珠宝作为典型线下消费业态,聚焦本地生活圈,进店客流恢复并转化为销售,将推动同店表现提升,尤其以近两年疫情期间新开门店的同店恢复弹性更大。

光大证券研报也指出,从货币政策看,美联储加息放缓,预计2023年3月或停止加息。历史经验表明,美债利率多提前于美联储加息终点回落。多因素共同作用,实际利率已步入下行通道,带动黄金价格上涨。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国际金价大涨,春节买金潮再现,兔年生肖金条卖\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中国观察者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中国观察者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