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techsina

挺突然的,亚马逊关停了无人配送车项目。

要知道在此之前,这是亚马逊面向未来创新探索的重要一环,是围绕无人超市、无人机配送等在内的重要构成。

但现在,亚马逊在探索之后选择了关停——400人团队面临解散和调岗,服役3年的无人配送车暂告一段落。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个关停决定来得有些猝不及防,毕竟4个月前,亚马逊还为这个项目举办了产品推介会。

所以亚马逊的无人配送车项目,究竟发生了什么?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项目

亚马逊的这个项目,取名Scout,之前一直处于测试状态。

但团队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团队,400多人的规模,各项资源投入也不菲。

亚马逊一度也集中了精兵强将进入到这个创新项目,现如今只能在关停后内部转岗。

领英公开资料显示,已有团队成员打算离开亚马逊,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还有成员表示不甘心,打算留在团队继续探索无人车研发的前景。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关停来得太突然,毕竟4个月前,亚马逊官方还在社区举办了一场无人车推介活动。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许多小孩前来围观,看上去深受当地居民的欢迎。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究其关停原因,亚马逊发言人艾丽莎·卡罗尔表示:

在有限的测试场地内,我们努力为客户创造独特的送货上门体验,但许多顾客反馈说无人车在某些方面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所以,我们将暂停线下场地测试,对该项目进行重新调整。在此过渡期间,我们将帮助团队内部员工,为他们匹配适合的工作岗位。

一句话总结就是,现阶段Scout无人车做得还不够好。

外部原因则可以参照亚马逊最近的零售额。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Q1亚马逊净零售额为1164亿美元,同比增长7%;今年Q2净零售额为1212亿美元,同比增长还是7%。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放到去年和前年对比来看,2021年Q1净零售额同比增长44%,2021年Q2净零售额同比增长27%;2020年Q1净零售额同比增长26%,2020年Q2净零售额同比增长40%。

可以看到的是,零售作为亚马逊的核心业务,增长正在明显放缓。加之全球大环境都不算乐观,作为创新项目,又短时间看不到刚需和回报,只能在这个阶段被节流。

不止是无人配送车项目,比如专注于研发儿童视频通话设备的Amazon Glow被叫停,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Amazon care项目也被砍掉。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值得关注的是,亚马逊的零售团队,目前也已经暂停了招聘。

寒气,正在传递到每一个尚未迈入正轨的探索型项目。

Scout无人配送车探索这3年

亚马逊Scout无人配送车,2019年起正式开始实地测试。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防水、六轮、体积较小,由亚马逊工程师在西雅图实验室开发、制造、组装和编程。

车轮由坚固的材料制成,车身四周还配备了摄像头、超声波雷达和其他传感器。

无人车一般在人行道上按既定路线慢速滑动,但如果被障碍物挡住,它会改为在街道上行驶。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过马路时,无人车会开始闪光,目的是发出信号提醒骑行的人和来往车辆司机。

亚马逊方面表示,Scout无人车可以实时监测并绕开道路上的宠物、行人和各种障碍物。

他们表示,在实验室内可以对技术进行快速验证,能够快速制作硬件原型组件并编写新代码,不需要等待软件的更新。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最初在美国华盛顿州的斯诺霍米什县投放了6台,周一至周五白天配送包裹,旁边有一位员工陪同。

该员工主要负责从无人车上取出快递,并将它们放在各家门口的台阶上。主要因为,Scout无人车还不能自己上台阶。

后来这项服务扩大到美国更多社区,包括加州尔湾、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田纳西州富兰克林。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跟往常一样,当地用户只需在亚马逊App或网站上购买商品,即可享受到无人车的送货服务。

除此之外,Scout无人车还曾与世界残疾人研究所合作进行测试,以此来提高无人车与残疾人之间的交互体验。

总之,这个无人配送车虽然无法完全替代人类配送,但一定程度上看并非一无是处,特别还是人力成本高昂、地广人稀,且对配送时效要求没那么严格的美国。

这也是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项目时,外界不理解的原因之一。

但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项目,其实并非毫无征兆。

因为核心负责人前副总裁肖恩·斯科特,在此之前已经走人了。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肖恩·斯科特在亚马逊工作了长达14年9个月,其中有4年多时间与Scout无人配送车相伴相随,带领整个团队研发设备、系统和具体操作。去年1月他离开该项目,转投美国一家云计算公司PagerDuty,担任首席产品研发官。

他后来还表达过,无人配送车带来的变革价值,与预期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以及认为云计算带来的产业价值或许更大。

这多少可能代表着亚马逊高层的结论,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亚马逊虽然砍掉了无人配送车项目,但对于空中无人配送——无人机配送项目——Amazon prime air的研发没有一并关停,甚至投入还在加大。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无人配送模式的探索现状

实际上,如果从落地和稀缺性而言,空中无人配送的优势,比地面无人配送明显太多。

首先,空中场景相对简单,目标识别和避让等方面的挑战小很多,路径规划也更简单直接,能够做到更高效地配送。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其次,空中无人机配送提供的是增量价值,而地面无人配送存在与人类现有工作有替代的挑战,有天然的“敌人”,防火防盗防人破坏,而空中能够率先配送高时效、高需求的物品——如药品等等,更容易展现商业和社会价值,也更容易定价。

最后,虽然同样面临“路权”资质问题,但无人机配送瞄准的是低空领域,属于空白地带,而无人车却需要改变现有的道路法规和责任认定,关联更多更密。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当然,无人机配送也有对应的挑战,比如低空多变的气候因素,以及随之而来的安全问题等等,更重要的是配送半径也会受限——一旦市场需求撑不起来,最后很难实现营收平衡,这也是谷歌在无人机配送试运营之后选择叫停的原因,地广人稀之地真心不适合。

而在中国,无人配送车和无人机配送,两种探索依然在并行推进。

得益于高密度的城市环境和市场需求,包括阿里、京东和美团等在内的科技零售相关公司都在探索,还有不少以此创业的明星公司。

其中美团是两条腿并行推进最具代表性的公司,既有无人配送车的落地测试,并且在疫情防控中展现出价值,也有无人机配送——且已经在深圳落地商用。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而阿里则以小蛮驴的方式,将无人配送车落地放在了相对封闭的ODD区域——高校校园,能在路权资质相关的法规明确前,率先开启运营经验和数据方面的积累。

所以如果之前被美团和阿里小蛮驴的进展所鼓舞,现在亚马逊则带来了一盆理性的冷水——特别是创业公司。

因为亚马逊对无人配送车的关停,虽然是一家之决定,有具体影响因素。

亚马逊关停无人配送车:探索3年,难以落地商用,400人团队面临解散

但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对该模式的不认可,无论是技术落地可行性,还是商业前景实现时间……

亚马逊无人配送车的关停,敲响的是这个行业的警钟:

亚马逊作为端到端的平台,手握供给和需求两端,尚且对无人配送车落地感到无力。为什么你是可以不同的?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中国观察者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中国观察者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