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techsina

5月20日,是贝壳创始人左晖的一周年忌日。

现在的贝壳人,也许想念这个曾经的“老左”,想念他一手带给贝壳的那些辉煌的时刻。

2018年,当时已经一手打造了房产经纪领域头部企业——链家的左晖,力排众议,坚持成立贝壳。

两年后的2020年8月,贝壳在纽交所完成上市,当天股价大涨87.2%, 收盘的时候市值已经达到422亿美元,接近3000亿人民币。那时的左晖和贝壳,集满了世界上的赞叹目光。

在此后一年的时间内,贝壳进入了它的全盛时代。在左晖不幸离世的时候,他留下的是一片繁荣的景象:

2020年贝壳全年成交额3.5万亿元,同比增长64.5%;全年营收705亿元,同比增长53.2%;全年净利润27.78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57.20亿元,同比增速达245.4%。

2021年一季度,贝壳实现营收207亿元,同比增长190.7%;实现净利润10.59亿元,一季度总交易额达到1.07万亿元。

5月20日当天,贝壳市值近600亿美元,约4000亿人民币。彼时国内的“房产三巨头”万科、恒大、碧桂园的市值分别是3133亿人民币、1684亿港元、2145亿港元。

时间仅过一年。但江湖中人如有发问,左晖留下的遗产如今还剩多少?局中之人,却已经很难讲出别来无恙。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失意的一年

业绩失速的问题甚至要比中美关系问题更加严重。

变化首先体现在资本市场上。

截至5月31日,贝壳在美股的市值为145.28亿美元,不足千亿人民币,与上市之初的422.13亿美元相比下跌超65%,与最高接近千亿美元市值时相比,跌去80%以上。

市值跌落有中美关系的不可抗力影响。但根据其最近几个季度的业绩变化来看,即便是没有中概股的整体问题,贝壳也将大概率陷入大跌的境遇。

4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更新了“预摘牌名单”。贝壳方面对此表示,一直在积极寻求可能的解决方案,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保持公司在美股的上市地位。

不过贝壳还是很诚实地找好了自己的后路。5月11日,贝壳将其A类普通股以介绍形式于港交所主板双重主要上市。

双重主要上市指公司已在另一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情况下,在香港市场按照当地市场规则上市,两个资本市场均为主要上市地,即使在一个交易所摘牌,也不影响企业在另一交易所的上市地位。

但贝壳在港股半个多月以来波澜不惊,基本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究其原因,业绩失速的问题甚至要比中美关系问题更加严重。

3月10日,贝壳发布未经审计的第四季度和全年财务业绩。报告显示,2021年贝壳全年成交额为3.85万亿元,同比增长10.1%;总营收为808亿元,同比增长14.6%,调整前净亏损为5.25亿元,调整后净利润为22.94亿元。

这个业绩相较左晖留下的2020年业绩,可谓天壤之别。

其中。其中全年成交额增速下降84.34%,总营收增速下降72.56%,净利润下降118.9%直接由盈转亏,就算是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也同比下降59.9%。

如果说2021年全年业绩中,虽然利润大幅下降,但是收入仍然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增长,还让贝壳有些许遮羞的话。那2022年一季度的数据,则让贝壳的业绩失速彻底摆上了桌面。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5月的最后一天,贝壳发布2022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业绩。一眼望去,全是跌跌不休的数字:

总交易额为人民币5,860亿元,同比下降45.2%;

存量房交易的总交易额为人民币3,741亿元,同比下降44.5%;

新房交易的总交易额为人民币1,927亿元,同比下降43.9%;

新兴业务及其他的总交易额为人民币192亿元,同比下降63.6%;

净收入为人民币125亿元,同比下降39.4%;

净利润为-6.2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人民币0.28亿元。

其他的门店数量、经纪人数量和月活数量等等数据,我们不再逐个赘述,基本可以总结为断崖式的下跌。

至此,贝壳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业绩滑坡。令人唏嘘的是,滑坡恰好从左晖离世开始。

左晖时代的贝壳与后左晖时代的贝壳相比,差的到底是什么?

蹒跚的新战略

差了踏对时代“鼓点”的见识。

自古以来功成名就的商人都有卓越的战略能力。左晖也不例外。

左晖从创建链家,到成立贝壳,再到美股上市,基本上每一步都踏对了节拍,随着时代的鼓点翩翩起舞。

2000年时,他敏锐发现了房地产市场繁荣的苗头,决然退出挣钱的保险经纪行业,创立链家。在别人都靠吃差价挣大钱的时候,他喊出了“不吃差价”的口号。在别人都靠假房源忽悠到店流量时,他启动了“真房源”行动,奠定了在房产经纪领域的口碑。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在自身的链家网已经运营很成熟的情况下,左晖又面对着内部巨大的压力,力排众议发起了“消灭链家”的计划,成立贝壳找房。

在贝壳找房被许多同行抵制,甚至被呼吁要求国家对其进行反垄断处罚时,左晖仍然坚信自己的战略选择。

从链家到贝壳,从非典到金融危机、从棚改到新冠疫情,左晖在每一个房地产行业的大考面前所进行的战略选择,几乎没有跑题。

但在房地产更加动荡不安的今天,没有了左晖的贝壳,在战略上显得磕磕绊绊。

面对着业绩的压力,贝壳也在寻找第二曲线,并于2021年底发布了“一体两翼”战略。

其中“一体”是指贝壳较为传统和核心的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业务,“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整装大家居是指家居装修,普惠居住则是指租房业务。

很明显,贝壳把这两个赛道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曲线。

其实在2015年左晖就有意家装业务,并和万科一起成立万链装饰,后来万科抽身离场,目前该业务仍在贝壳找房网站上保留。

现在的贝壳仍然对家装念念不忘。今年4月20日,贝壳已完成对圣都家装的收购,拥有其100%已发行和流通的股权。

根据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底,圣都家装在全国31个城市拥有110余家门店。在2021年四季度的城市试点中,贝壳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赛道已经可以为当地家装业务贡献约30%的客源。

2021年业绩说明会上,贝壳CEO彭永东信心十足地表示,“贝壳家装业务已经实现了从0到1,圣都将让贝壳更快实现从1到100的规模化复制。”

2022年一季度业绩报表显示,假设贝壳收购的圣都业务并表的情况下,贝壳第一季度家装家居业务收入将同比增长54%,达到8.6亿元。这个数据成为了一季度业绩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但是,这样的营收占比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判断其能否真正接棒主营业务,多少有些为时尚早。

至于“两翼”中的另外一“翼”——普惠居住业务的具体数字,贝壳方面从未进行过披露。

贝壳方面表示,普惠居住事业群本质上做的是一项具有长期社会价值的国民事业,是实现“让居住更美好”目标的核心路径之一。言外之意可能是,“这个业务还没挣到钱”,和“这个业务更强调社会责任而不是企业经济效益”。

5月10日,社交媒体上传出贝壳实施的“贝壳重生计划”,对内部人员进行优化。此次优化不仅涉及产品、研发、运营、职能等部门。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还涉及了家居家装、普惠居住两块新业务。

这意味着贝壳刚确定了新的战略方向,却要在这些新方向上动刀了。

逃不过的“地产最坏年代”

左晖的离去只是一方面。

作为贝壳新的掌舵人,除了尽可能掌控局面,彭永刚自然要让市场感受到某种安全感。由此,他在发布2021年一季报业绩的同时,还宣布拟建立股份回购计划。

根据这份计划,贝壳将在12个月内回购最多10亿美元的ADS,以安抚损失惨重的股东。

在资本市场上,投资者因时而动,逐利而行。贝壳如今跌落资本市场的悬崖,左晖的离去只是一方面,产业周期和政策问题同样是解不开的难题。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5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前4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1-4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20.9%,销售额同比下降29.5%;5月18日发布的4月全国70城房价数据也显示,70个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降城市分别有47个和50个,较上月分别增加9个和5个。

在这个“地产最坏的年代”里,贝壳作为房地产行业产业链中的一环,不可能脱离经济基本面,独自逃离衰败。

比如同为行业头部企业的我爱我家,同样面临着利润急速下降等问题。2021年,我爱我家虽然以119.63亿元的营业收入,录得24.94%的增长。但是其净利润下降46.81%,扣非净利润暴跌61.87%。

2022年一季度,我爱我家营业收入增速再次下滑到18.66%,一季度净利润-2.41亿元,同比下降240.12%。

此外,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下,房产中介作为推高房价的因素之一,遭遇了越来越多的政策不友好。比如2021年有十多个城市升级调控,出台二手房指导价制度。2021年7月,网上还传出中介费下调消息。

更加出圈的是杭州市。2021年8月18日,杭州房管局二手房交易平台上线新功能,个人售房者可以跳过中介,在政府平台网站上自主挂牌房源,引发了市场关注。平台上线10天时间里,杭州市主城区的个人挂牌房源量从90套增加至970套,增长近10倍。

这种釜底抽薪的打法,打破了多年来的房产交易套路,房产中介市场深受其害。直到如今疫情剧烈地影响经济之后,政策面才有所松动。

对于贝壳而言,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还不止这些。自贝壳成立以来,其是否涉嫌垄断一直存有争议。以58同城CEO姚劲波为首的众多业内同行,长期指责“贝壳垄断”,甚至要求主管部门对其斥以重罚,早已不是新闻。

一年了,左晖的遗产还剩什么

其实,为了对抗地产业残酷的周期性和接连不断的政策影响,贝壳也并非没有努力。例如,在民营地产企业接连遇困的时期,贝壳开始与国企央企开发商达成更多合作,而国资也乐意与这个规模庞大的交易平台达成合作。

据晚点财经报道,今年一季度,贝壳平台上的国企、央企开发商占比已经超过了25%。

左晖爱说的一句话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如何更好地度过2022年,对于贝壳来说,目前来看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对于如何正确地度过2022,彭永刚写下了自己的答案,但这个答案是否正确,仍有待印证。

在左晖一周年忌日时,他发文追忆老领导,令人为之动容:“之于行业、之于团队,老左就像一把大伞,遭遇乌云压顶有他遮蔽风雨。”

之前的2021年,贝壳还有左晖留下来的遗产作为家底,可以慢慢试错。

但2022年的大环境,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彭永东还写道,“这一年,我们独自面对每一次的‘难’......”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496')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中国观察者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中国观察者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