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原标题: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难舍医美分期终踩雷,旗下APP遭监管通报,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记者谢奀国实习记者席文报道

正处于转型阵痛期的海尔消费金融近期进入了多事之秋。10月初合作的医疗美容跑路、医美分期用户维权无门事件正撞上新一轮医美行业乱象整治潮。10月20日,旗下两款APP因未在规定时间完成整改工作又遭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通报。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不过,在疫情来临时,海尔消费金融的上述业务模式遭遇的冲击不言而喻。在此背景下,海尔消金的部分线下业务也开始向线上化转型。例如,2020年3月海尔消费金融与海尔智家App联合推出了“智家白条”。据介绍,“智家白条”同时在商户端和用户端实施双向授信,既面向中小型商户群体提供3万-5万元的生活消费资金,也向用户开放信用额度用于家电等分期购物。

然而,记者注意到,海尔消金的“白条”产品一经推出,就被撸口子群体盯上。在论坛等线上平台,不少帖子公开传播将海尔消费金融白条额度进行套现的方法、实践经验。总结来说,用户先在线上商城购买海尔的家电等产品,到货后通过二手平台或是同城转卖的方式进行折价套现。帖子里,有套现成功的“老哥”表示,提交资料后一般不打回访电话,属于系统自动审批,通过率不错,已有不少老哥成功出额度的案例。在分析为何通过率不错时,网友猜测,或是为刺激消费产品审核稍稍有些“放水”。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间的“大胆”展业还体现在医美分期领域。随着2017年以来医美行业乱象的显现,捷信消费金融等早期布局的机构已退出医美分业务领域,海尔消费金融是目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为数不多的从事医美场景的机构。有报道称海尔消费金融通过给米金服、丽人等平台开展医美业务,目前月放款额接近2个亿。此前海尔消金还计划发力医美自营业务,曾在北方城市试点。

激进布局之下,相关风险事件也随之多发。据广西电视台综艺频道《律师到现场》节目近期报道,广西一家名为容颜医疗美容的整形机构跑路,通过中介介绍与美容机构、金融机构签署了医美贷款服务合同的消费者维权无门。报道显示,该机构的放款方正是海尔消费金融,渠道方为成都给米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2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未落实移动金融客户端应用软件备案自律管理要求的通报》显示,截至目前,仍有17款移动金融App的提供方未在规定时间完成相关整改工作。其中海尔消费金融旗下两款APP悉数上榜。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承担移动金融应用客户端软件实名备案工作。根据备案通知,申请实名备案的金融机构需加强客户端软件设计、开发、发布、维护等环节的安全管理,构建覆盖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机制。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对通过实名备案的移动金融APP版本维护、风险处置、投诉处理、备案标志使用等情况进行日常自律检查职责。

协会明确要求各备案机构扎实做好备案后管理工作,并表态对违反备案要求的客户端软件,将根据情况进行警示或清退。据了解,这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次对未落实备案管理的移动金融APP进行通报。通报表示,上述客户端软件应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相应工作,逾期未处理的,互金协会将暂停备案,直至注销备案。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APP是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中的前台产品,直接体现出其中后台的科技能力。海尔消费金融成为此次唯一被点名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说明其在数字化转型中,APP的使用体验和完善程度有待提高。

转型期业绩波动较大,资金压力不小

疫情既是转型的契机,也给消费金融行业的经营业绩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一方面,疫情对旅游、餐饮、线下培训教育、美容美发、汽车等行业影响较大,不少机构的这类线下消费分期业务陷入停滞状态。另一方面,受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一些借款人的劳动收入减少,还款意愿降低,消金公司贷款催收难度加大,逾期率普遍上升。两方面因素均对消费金融公司的现金流形成严峻挑战。

记者梳理发现,开业早期,海尔消费金融也曾经历过一段业绩爆发期。2016年至2019年,海尔消费金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4亿元、2.53亿元,10.48亿元、13.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4亿元、0.48亿元、1.68亿元、2.05亿元。从业绩增长速度来看,2018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速曾分别飙升至314%、250%,不过2019年两项增速很快下滑至2位数,分别为32.53%、22.02%。2020年其营收同比下降15.33%,净利润仅1.23亿元,同比下降4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总资产连续两年下降。此前公开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底时,海尔消费金融总资产同比减少12.75%。2020年,海尔消费金融总资产为101.5亿元,同比降1.40%。

对于近两年业绩疲软的原因,海尔消费金融方面对外表示,主要是公司根据自身战略调整的需求,以及消费金融市场变化方向,进行了相应的业务结构优化调整。此外,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加大,短期内公司经营成本上升,也导致利润下滑。

“在行业发展前期公司基数较小规模增速较快,随着行业越发规范加上监管对利率红线的设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利差缩小是大势所趋。可以看到近几年所有消金公司的增速都在放缓。”一位消金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利率监管要求方面的压力在近期海尔消费金融的司法催收案件中也有所体现。据悉,当前,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多数按合同利率或24%的司法支持利率上线要求借款人偿还利息和罚息。而2021年初以来的多份判决书显示,海尔消费金融主动主张以15.4%来计算利息、罚息的总金额,并获得法院支持。

例如,今年6月底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借款纠纷案判决书显示,2018年7月13日,张某某与海尔金融通过“够花APP”平台以电子签名方式签订《个人借款合同》一份,约定海尔消费金融向张某某提供借款7500元,借款期限为12期,年化利率28.8%。若未按时还款,海尔消费金融将在逾期欠付款项适用的合同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收罚息。后自2018年12月14日起张某某逾期,已还借款本金2500元,尚欠借款本金5000元。

海尔消费金融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张某某偿还借款本金,及以未还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5.4%计算的利息、罚息。

法院认为,海尔消费金融主张借款人偿还借款本金5000元,符合合同约定,法院予以支持。而根据合同约定,借款年化利率为28.8%,逾期罚息利率则达到了28.8%*=43.2%。“海尔金融主张利息、罚息的总金额以未还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15.4%计算,未超过合同约定,亦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也予以支持。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

海尔消费金融的上述请求与2020年8月20日《民间借贷新规》的落地有关。最高人民法院二次修正并重新审议通过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明确,2020年8月20日后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案件,借贷合同成立于2020年8月20日之前的,自合同成立日到2020年8月19日的利息部分按原“二线三区”标准计算,即利率最高为24%;自2020年8月20日到借款返还之日的利息,适用起诉时四倍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计算,即现利率保护标准15.4%。借贷合同成立于2020年8月20日之后的,利息整体按照合同成立时四倍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计算。

可以看到海尔消费金融的上述借贷纠纷案是在司法解释出台前签署的合同,为何也主动要求按15.4%来计算逾期利息?行业人士认为,这或从侧面反映出金融机构想尽快回笼资金。“民间借贷利率红线会通过舆论导向等途径,逐步影响司法判例,最终传导至消费金融行业。主动降低利率水平可能是为了案件能更大概率获得法院支持,提高司法催收效率。”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海尔消金的业绩已开始稍有起色。2021年上半年,海尔消金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02.63%,但仍未恢复至疫前水平。就转型期间产品业务、经营情况等方面的问题,记者致电海尔消费金融,并向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海尔消费金融转型期阵痛:旗下APP遭监管通报 逾期催收利率降至15.4%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496')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中国观察者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中国观察者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