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喜欢现场观众 有信心本赛季取得突破

佩奇在刚刚结束的北爱尔兰公开赛中先后击败了雷佩凡、诺鹏·桑坎姆和杰克·利索夫斯基打入赛事16强,在与里奇·沃顿的比赛中激战至决胜局落败,遗憾无缘八强。佩奇的出色表现也让大家对他寄予厚望,相信他在本赛季还能够有更好的发挥,向着奖杯发起冲击。

世界排名第91位的佩奇在上个赛季的世锦赛资格赛首轮5:6输给了波兰选手卡茨珀·菲利皮亚克,没能保住职业资格而被迫降级。然而佩奇并没有因此气馁,他报名了Q School并在第一站中4:1战胜迈克尔·乔治乌拿回了职业资格。

我们采访了佩奇,听听他对于未来的规划,谈谈在贝尔法斯特的比赛感受以及他接受马克·威廉姆斯指导的趣事。

WST:杰克逊,上周的比赛打入16强是否会给你带来很大的信心?

“我在场上感觉舒服多了,在最初的几场比赛中,一切都赢得顺理成章。我在球桌上的表现更加自如,这才是真正的关键之处。这可能也是因为我花了更多时间适应了巡回赛的节奏吧。通过Q School我又拿到了职业资格,现在才是第一年,我有更多的信心来规划。我现在可以毫无负担的向前看了。”

“我打得非常好,零封了杰克·利索夫斯基。在观众的注视之下,我在球桌上找到了自在的感觉。当时罗尼·奥沙利文就在隔壁桌比赛,所以现场有很多球迷在。在那种环境下我感到舒服。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在大场面上表演。当有一大群观众在你周围,听到场馆周围的动静感觉非常好。我想每个球员对此都会跟我有同样的感受。”

WST:你在16进8的比赛中决胜局输给里奇·沃顿,是不是很失望?

“我们两个人打了一场激烈的对攻战,然而最终我们俩都没有打好。里奇靠着最后打出的两局好球才得以过关。我们一直等到晚上10点才开始比赛,等待上场的过程也十分煎熬。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必须尝试磨合去适应比赛。我肯定能从这次经验中吸取教训。如果再发生这种比赛时间过晚的情况,我会用不同的方式来调整心态回到比赛中。比如我会在两场比赛之间多睡会觉,确保我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单纯瞪着眼睛等待比赛开始确实会耗尽你的精力。”

佩奇:喜欢现场观众 有信心本赛季取得突破

WST:在上个赛季跌出巡回赛后,又通过Q School打回职业,这期间是否经历了很多困难?

“通过Q School再回到职业感觉并不是很好,但我还是为自己积攒了充足的信心。如果你是那种刚刚降级的球员,你自然会有足够的信心通过Q School还能再打回职业。在准备Q School比赛的那几周里,我几乎住在了球台边上,非常努力地练球。这样的付出已经得到了回报。”

“如果我在上赛季世锦赛资格赛赢了进而保级的话,我当然不愿意去打Q School。准备Q School比赛的过程给了我很大的信心。第一站比赛就让我拿回了职业资格可以让我稍微松口气。”

WST:你觉得你可以在本赛季打入半决赛乃至决赛吗?

“肯定的。不过,你参加比赛不是为了打酱油,你去参加每项比赛,你都想赢得比赛。我知道做到这一点比说出来更难。如果你不想赢,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出现在这里。实事求是地说,我认为本赛季我可以取得一些突破。我相信,如果我打得好,保持住自己的巅峰竞技状态,而且又恰好得到了那么几次机会,那么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我知道这很难,你必须积极应对每场比赛,并希望比赛以你想要的方式结束。”

佩奇:喜欢现场观众 有信心本赛季取得突破

WST:你在2017年的威尔士公开赛上一鸣惊人,在年仅15岁时就打入排名赛32强,那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感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很棒的一次经历。所有的大牌选手都在那里,我年纪小又打的不错确实引起了不少关注。其实我并没有打出很好的成绩,那几场比赛中也只是勉强过关。在职业巡回赛上赢球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当然了,比赛最后我被贾德·特鲁姆普血洗。他就是这样的球员,我没有得到很多机会。”

“第二年我又去了参加威尔士公开赛,在第二轮2:4输给了斯图尔特·宾汉姆。我本有机会给他造成一定威胁的。对我来说,与宾汉姆和特鲁姆普两个人比赛是一个非常有益的经历。我享受比赛的每一分钟。在直播台比赛并没有真正困扰我。你只需要适应球台本身就够。与后面的非直播台相比,直播台的条件非常棒。”

WST: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马克·威廉姆斯的?他对你的发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

“我第一次参加当地的联赛是在Tredegar的马克·威廉姆斯斯诺克俱乐部,当时我11岁。那是西蒙·格里菲斯和威廉姆斯合伙开的一家俱乐部,格里菲斯非常照顾我。我第一次和马克一起打球大约是13岁。他们为我做了许多,我非常感激。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以前打球发力很大,而威廉姆斯会用他润物化雨的方式来进攻。我现在也将其运用到我的比赛中。你必须从他那里吸收一切可以学到的东西。”

“我记得刚开始和他打练习赛时,我输的都特别惨,比如1:18、1:19甚至输22局也是有可能的。威廉姆斯在练球方面专注而冷酷。我现在仍然不时地会惨败给他。我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对付他,但反过来又会被他教育的终身难忘。任何惨痛的失败都会直接被他挂在Twitter上公开处刑,不过我现在偶尔也会有胜利,这很好。”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496')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中国观察者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中国观察者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